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智多星心水论坛 > 正文
智多星心水论坛

《人世间多是辜负》:捡拾文学的金芝麻

发布时间:2019-09-30

  按部就班地阅读李伟长先生的《人世间多是辜负》,第一篇《温森特:人世间多是辜负》、第二篇《契诃夫:平常的人陷入不平常的境遇》和第三篇《杜拉斯:爱是渴望拥有另一个人,渴望到想将其吞噬》,读得我越来越平心静气,除了温森特、契诃夫和杜拉斯等三位作家以及他们的作品我都不陌生外,李伟长先生的三篇文章中似乎也没有惊醒梦中人的那一笔。

  以为全书就这么温和到底了,谁成想第四篇只读到中途,我的情绪就起伏得有些控制不住了。

  简体中文字版的读者知道美籍阿富汗裔作家卡勒德·胡塞尼,是从《追风筝的人》开始的。今天,《追风筝的人》已是一本没有争议的畅销书和长销书了,当年出版社刚引进、推出这部小长篇时,一定没有想到胡塞尼的小说在此地会有这么好的阅读缘。生怕得不到读者的呼应,《追风筝的人》的出版方便与我们报社联合策划了一次读书活动,藉此,我成了最早拿到这本书的中国读者之一。

  拿到《追风筝的人》,瞥见封面上作者名字前的方括号里写着一个“美”字,还想过这个美国作家的名字怎么很特别?确认胡塞尼是在阿富汗长大的作家,且写的故事重要情节都发生在阿富汗,我还有些犹豫:要不要读?对阿富汗文学太不熟悉了。也就在那一刹那,我理解了出版方的忐忑。中国邮政快递包裹查询网,感谢自己有一个过手之书至少要翻阅一下的好习惯,我没有错过一本好书。

  这些年总有三分之一的日子是在书里打滚的吧?饶是这样,我也正饱尝着“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的苦楚,所以,《追风筝的人》虽年年上畅销书榜,我却故意将胡塞尼遗忘,没读过《灿烂千阳》,也没读过《群山回唱》。在李伟长先生的《人世间多是辜负》里遇到《胡塞尼:我感兴趣的是那些完全不可能发生的爱》这篇文章时,内心很希望评论家能告诉我,胡塞尼的作品,读过一本《追风筝的人》就足够了。

  文章开篇,很合我意:“捡西瓜,还是捡芝麻,读书也会碰到类似的情况……读胡塞尼的小说《群山回唱》,我就捡了一回好芝麻”,言下之意,《群山回唱》虽有几粒好芝麻却不是一只好西瓜?我刚要得意,一段特别撩人的话语映入眼帘:

  “小说中男主人与男仆间别致的爱情故事,堪称这本小说难得的亮点,特别是忧伤而又安静的文字,令我无比着迷。在我这几年的阅读中,关于男人之爱,没有比胡塞尼的文字更加动人的了,连《断背山》也难望其项背”。

  当即就被噎了一下,马上,我安慰自己:那是李伟长的佳句而非胡塞尼的,评论与原著有落差,我又不是没遇见过。可李伟长像是摸准了读者的疑虑,马上呈献给我们胡塞尼写在《群山回唱》里的一个段落: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早晨一起散步一起开车出门,我不会说有了这些我就满足了,可这总要好过不能和你在一起。我学会了在你身边苟且度日”。

  都是平白如水的家常话,却写出了叙述者翻江倒海的内心世界,李伟长说胡塞尼的文字动人到连世界名篇《断背山》都难望其项背,没有妄言也没有夸饰。我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后,气急败坏地自言自语:比《追风筝的人》更好的胡塞尼,为什么我不能自己去发现!

  “这是一粒芝麻,但却是金灿灿的文学芝麻”,我眼睁睁地看着白纸黑字间的李伟长得意洋洋,能做的只能是更加细心地读《人世间多是辜负》的第五篇、第六篇、第七篇……一认真,就能发现,岂止只有《群山回唱》让李伟长捡到了金灿灿的芝麻。

  《村上春树:失去一个人,就是无法再与他共享亲密的时间》,是第五篇的标题。被第四篇“崴了一下脚”后,打算读这一篇时我有些紧张:村上春树的作品太丰富,李伟长将“揪”着哪一部作品细说村上春树?还好,《没有女人的男人们》和《刺杀骑士团长》我都读过,且都印象深刻。就是因为如此,文章里的这几句话,又噎得我两眼泪花:“失去一个女人,就是未来的时间不能和她继续在一起。放在时间轴上,失去发生在过去,艰难的是现在,影响的是未来。无人再和你谈起过去,这样子的失去,无人共享亲密,才是真的孤独”。我读到村上春树写在每一篇短章里的关于失去女人后男人有些苍凉的心境时,也曾愣怔过,但很快就让眼睛滑到了下一行。

  为什么我不能像李伟长那样总是能捡到“埋伏”在文本里的金芝麻?虽然写了一本名为“人世间多为辜负”的书,他在阅读文森特、契诃夫、杜拉斯、村上春树、钱德勒、菲茨杰拉德、福楼拜等等小说价的作品时,感叹的却是书里头尽为深情。

  因为特别钟意一个“爱”字,李伟长就能从被大家“揉搓”得烂熟的《卖油郎独占花魁》中,读出不一样的爱意——大学古典文学课上就读过《卖油郎独占花魁》,当老师时带领学生读过《卖油郎独占花魁》,做报纸编辑后也在版面上修改过作者关于《卖油郎独占花魁》的文章,哪一次都没有像这一次读得这般尽兴尽情,因为李伟长“戴”上能析出“爱”字的“眼镜”来诠释一个被我们认定为俗气的故事,《若得这等美人搂抱了睡一夜,死也甘心》端的是高潮迭起、趣味盎然。

  以爱为名,《人世间多是辜负》的所有篇什中最打动我的,是《一月你还没有出现,十二月大雪弥漫》。文章先是全文照录了林白的一首诗《过程》——我得承认,林白的《过程》好得我在第137页上停留了许久,现在回忆,我有些疑惑,是林白的诗还是李伟长的文章读得我那一晚坐立不安?“十二个月,讲述了一个故事的开始和结局,其中的过程才耐人寻味,所有的意象都被赋予了克制又内敛的情感,没有任何关于喜悦、忧伤、相见和分离的文字,甚至没有一个爱字,却令人想起爱的过程,想起了生命的过程,看似纯粹,却又广博,汉字的美,都在其中”,哦,没有这样的解读,与诗缘浅的我又怎能体会出“三月下起了大雨/四月里遍地蔷薇”这样的诗句里,尽是人间深情。

王中王开奖结果| 本港台直播六合开奖直播| 一肖中特免费中后付款| 一码中特公式如何算| 小鱼儿生活幽默玄机图|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红姐图库每期最新最早| 神算刘伯温| 香港马会彩图资料| 0001.cc一条龙玄机香港|